无奈的日记一则

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这篇日记。

父母已经吵了好几次,当然全都是妈妈发起的,可是我实在没这个能力去解决他们的问题,所以“离婚”便成为了让她归于自由的唯一手段。

来到这座城市已经15年了,我早已从读三年级的孩子成长为了读大三的“大人”。但是我父亲似乎失去了当初的锋芒。从当年来到这里,就没有升过职。借用妈妈的话说:格局太小,嘴笨,不会进行社交活动。而且好像还因为这一点得罪了不少人。今日更是有将他降职的风险,也就是是最近的转单位让家里风声鹤唳。从他在家里的表现来看,“不道歉”可以说完美还原了领导的风范。小的时候我比较怕他,或许是因为照顾妈妈吧,很多时候他都会让着我妈妈,不过大多数只是表面上让一让。毕竟从某些方面看,我妈妈的问题比爸爸大很多。

我妈妈是一个敏感多疑而又温柔的人,她最大的问题在于学历是初中毕业。这极大的限制了她的思维能力。这就导致她无法全面地看待问题,思考没有逻辑。而这就导致了她走入了经验主义的泥潭。互联网时代的大潮非但没有对她的三观冲击,反而由于推送机制的改变让他更加坚信了自己的观点。由于在家里,信息渠道狭窄,她又不会正确使用互联网,在加上本身思想不成熟,又多疑,整日被网络自媒体所熏染,自然导致了情绪激化。更年期我反倒认为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然而又因为我们在家里往往都让着她,所以这种“心血来潮”式的善变的性格也更容易激发矛盾。不过从根本上来看,我才是这场事故的导火索与最终目的。

或许是小时候养成的性格吧,我从小就不喜欢看热闹,更不愿意参与到别人的矛盾冲突中来,所以在面对这种妈妈发脾气的情况下,我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意见。相反,我个人的情绪却极其容易被煽动。父母来到这座城市无非是为我谋求更好的前途,但是从我自己来看,我的人生好像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进展。而且由于父母的原因,我未来的路也很难说清楚会怎么样,现在对我来说就好像是有路灯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,我无法想象前面到底是和之前一样的大道,还是密林中的幽深小径,还是断崖。父母在这个时候争吵,我总是觉得比较难受。毕竟在妈妈看来,我已经成年,大学也快要毕业,未来的路可以自己走了,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社会。我早就对陌生的事物和人产生恐惧了,这种恐惧源于我自小的经历。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很多难受的回忆。我承认,现在才能够完整地明白这一切,自己是个笨蛋。父母总是问我“有没有人欺负你?”但是欺负,不一定表现在具体的行为上。我现在回想起那些事,背后都透露出深深的恶意。也正是因为这些事,我不想去参与社会上的各种纠葛,而面对家里的情况,我自然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我其实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解决这次争吵,我自认为没能力和勇气去做这件事,但是我还是将它做了一次分析,以表示自己努力过了。

2020年1月27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